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【蛰伏】(13)【作者:杯中火焰】
【蛰伏】(13)【作者:杯中火焰】
字数:16789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  第十三章

  一上午,元野的心七上八下的,就没有消停过。

  他不知道以后的事该怎么处理,就算让自己负责,自己现在就是一个要什么没什么的穷学生,自己拿什么负责?

  先说程玥,一个成熟的少妇,就算她大度一些,不让自己负责任,那以后该怎么相处呢?没法相处了吧,一看到他,就会想到他们之间发生的事,多尴尬。
  再说干姐,好歹是个黄花大姑娘,就这么让自己糟蹋了,心里能没点怨气?总不会让自己娶她吧,呵呵,这都什么年代了,哪有把贞操看的那么重的,看玩笑。

  可万一呢?不会吧……元野摇摇头,他不是看不上,是他没结婚的准备,根本就没想过结婚这回事。

  「你没事吧,怎么看你好像心神不宁的。」伊雪在一边看着元野皱着眉头,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。

  「啊?哦,嗨,我能有什么事。」元野反应过来,笑着说道。

  「你以前就是这个样子,刚来的时候,每次看你都皱着眉头。」伊雪想到了以前每次看他的样子,跟现在一个状态,「还在想以后的事吗?」

  「哦,呵呵,有点吧。」元野心不在焉的回答着,他是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

  「不要想那么多啦,以后一定会越来越好的。」伊雪可爱的笑着,安慰着他。
  元野点点头,回了一个安心的微笑。

  中午吃完饭,元野找了一个没人的地方给田若华打电话,不问一下情况,他心里还是不放心。

  「喂,大宝贝,情况怎么样啊。」接通了电话,元野急切的问道。

  「什么情况怎么样啊?」田若华明知故问的问道。

  「好啦,不要闹了,我这一上午都提心吊胆的,你快跟我说说,干姐和程玥她们怎么样。」元野紧接着问。

  「呵呵,看你着急的。你干姐是一醒就走了,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走的,没看到。程玥嘛,她现在跟我在超市,不过……」田若华不再逗他,简单的说了一下情况,说到程玥的时候,卖了一个关子。

  「不过怎么样?」元野追问。

  「情况不好说,我也不知道她怎么想的。今天早上那种情况,她当然反应不过来啊,我开导了一下她,然后跟她说了一下我们的事,让她想开点,不就那么回事嘛。可她什么话都没说,今天上午,一直一个人干活,要不就是发呆,不知道她在想什么。」田若华如实说道。

  「哦。」元野皱着眉头应了一声,心思急转,干姐还是个大姑娘,突然遇到这种事,肯定会有些不知所措,自己离开也说的过去。可程玥……程玥的情况虽然会好一点,可也……难说啊。

  「好啦,没你想的那么严重。」田若华安慰道,「看你写的那些,什么追究责任,审判什么的,哪有那么严重。」

  「可毕竟是我跟她们……唉……」元野苦恼的说道。

  「又不是你主动的,也不是你强奸她们,都喝醉了,谁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要说有责任,都有责任。」田若华语气有些抱打不平,她可不管王芳和程玥会怎么想,如果她们真要怎么样元野,她可第一个不答应。

  「好啦,不要想那么多了,你干姐那里,我是不知道情况,不过以我对她的了解,她现在应该自己躲在一个地方胡思乱想呢。再就是程玥,你更不用担心,昨天吃饭的时候,我就感觉她对你有意思,所以喝醉了,她才无所顾忌。不过现在酒醒了,我有点拿不准她怎么想,况且现在她又知道了我们的事,不会走极端的。所以,最好你去找她们谈谈了,没那么严重,有什么大不了的,她们说不定还偷着乐呢。」田若华说着,最后一句有些吃醋的样子。

  「嗯,好,我知道了。」元野没有在意她的语气,呼出了一口气,自己做的事,终究要自己去解决。

  「好啦,放心吧,没事的。」田若华听出了他语气的沉重,故意轻松的说道。本来就没多大事嘛,程玥那肯定不会有什么,最多就是王芳那里。

  「我知道了,那先挂了,拜拜。」

  「拜拜。」

  挂了电话,元野想了一会,按田若华所说的,程玥对自己有点意思,可忽然经历了众人淫乱这种事,还知道了田若华和自己早就是炮友的事,肯定有些接受不了。

  而且以她的心性,虽然不会追究自己什么,但恐怕也不会有更好的脸色了。这也倒没什么,自己对她本来就没有非分之想。

  他可不认为程玥让田若华劝解几句,就想通了,然后该干嘛干嘛,就当没这么回事。不可能嘛,她刚受到离婚的打击,怎么可能一点想法都没有,谁能想的这么开,除非是一个生性放荡的女人。

  再就是干姐,有点难说啊,按田若华说的那样,她可能有点鸵鸟心态,那还好说,自己去跟她谈一谈,看看什么情况,再对症下药。可万一她要跟干妈说了,那可就……

  元野摇了摇头,眉头紧皱,他可不知道万一干妈知道了,会怎么对自己。算了,不想了,晚上回去跟她们谈一下,就知道了……

  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啊……

  下午,元野正操作机床的时候,组长周云峰过来,让他去一下车间办公室。
  「有什么事?」元野停下设备问道。

  「上面通知的,操作加工中心的事,初步挑人吧。」周云峰说道。

  「哦。」元野摘下橡胶手套,点点头,去了办公室。

  办公室就在车间入口处的二楼那里,元野敲了敲门,走了进去,里面已经有三个操作工等在那里了,他走了过去站在一起,不认识,也没跟他们打招呼。
  元野来过办公室一次,他也不知道这里到底有多少人办公。现在坐着的有八个人,他就认识三个,一个是车间主任,正低头写着什么。一个女的,管内勤,还有一个男的,管后勤。另外还有一女,四男,都盯着电脑,不知道弄着什么。
  办公室挺大,最里面是一排资料柜,然后依次排开十张办公桌,靠门的这里,还有一张会议桌,一块白板。总体看起来比较空旷。

  过了一会,又陆续上来四个人,车间主任抬头看了一下,说道,「都到了,坐,先填个表。」

  几个人在会议桌旁坐下,主任拿着几张纸过来,分发给他们。

  元野看了一下,无非是姓名,工号,学历,有无操作加工中心经验。再下面就是关于加工中心的一些具体问题。

  不算太难,都是最基本的,想来公司也知道他们的情况,摸一下底,然后借这次机会培养一些人吧。

  没一会元野就写完了,交给主任。主任看了一下,点点头,没说话。元野也不知道是该回去,还是在这里等着。

  看这样子,还是坐下等会吧。元野又坐了回去。

  人们陆续都写完了,主任一张一张的看着。

  「都写完了是吧,行,你们先回去吧。」主任抬起头说了一句,然后继续低头看着。

  就这么简单?元野有些疑惑,边走边想。当然怎么选人是他们的事,自己想那么多干嘛。

  回到机组,继续加工零件,虽然操作加工中心是很轻松,还能提升一下自己的业务能力。不过元野现在并没有心思多想,他还是有些担心那两个女人的事。
  就这样熬到了下班,把伊雪送回家之后,元野有些忐忑的往回走。

  路过明华超市,元野停下车子,走了进去。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亏心的原因,虽然明知道这个时候程玥应该去接小紫了,他还是有点不放心,偷偷摸摸的先把脑袋探了进去。

  「哎呀!」田若华正在柜台的电脑上看电视剧呢,也没注意门那里,不经意间一转头,看到一个脑袋正偷偷摸摸的四处瞎看,顿时吓了一跳。

  待到看清是元野,才放下心来,拍着胸脯出了一口气,娇嗔道,「是你呀,真是,干嘛呢,吓死我了。」

  「走了吧。」元野四处看了一下,小声的问道。

  「走啦。」田若华没好气的说,「看你那个样子,偷偷摸摸的,有什么大不了的,不就是上了个女人嘛,又不是什么黄花大姑娘。」

  「唉,不能这么说。」元野说着走了进来,靠在柜台上,「虽然是酒后乱性,可毕竟……不好。」

  田若华站起身,温顺的给他整理了一下他的衣服,语气有些责怪,「有什么不好的,有大帅哥上她,说起来还是她占便宜了,一个小娘们儿,还带着孩子,咱可不欠她的,你别老以为自己没理。」

  以田若华跟自己的关系,她肯定什么都向着自己说,可别人不一定这么想啊。
  元野握住她的手,轻柔的抚摸着,有些安心了。

  田若华也握住他的手,继续说道,「你是现在去找她谈谈,还是去找你干姐。反正都一样,说句难听的,你干姐那个模样,能跟你做爱,哼,美的她,事后她想起来,不知道高兴成什么样呢,癞蛤蟆吃了天鹅肉,哼,她要是敢怎么样你,我去找她。」

  田若华说到这里,有些生气的样子。元野摇摇她的手,「人人都一样,就算干姐长的胖一点,可我凭什么认为这样做,就是理所当然。」

  「你呀。」田若华当然知道元野的性子,这样说,不过是让他不要那么自责,等跟她们谈的时候,才不会吃亏。

  「好啦,知道你为我着想,我先回去了,一会先去找程玥吧。」元野叹了一口气。

  「嗯,好吧。对了,小柳还在你家呢。」田若华想起来说道。

  「嗯?唉,把她忘一干净,她怎么样。」元野问道,他确实没想起杨柳,不过以她那个性子,她能在乎什么。

  「你呀,真是。」田若华无奈的点了一下他的头说道,「等我们都醒的时候,你干姐已经走了,她看程玥不知所措的样子,还帮你安慰她呢。又看了你写的字条,还骂你啰嗦,具体怎么骂的我就不说了,你也能想的出来。」

  田若华顿了一下,继续说,「我看呐,这个杨柳虽然像你说的那样,什么都不在乎,无所谓,可她对你还是蛮维护的,我感觉她是真喜欢你。」

  元野摇摇头,「还算她有良心,她不捣乱,我就谢天谢地了,可你要说她喜欢我,算了吧,她那个性子,我早看清楚了,江湖派,对我这算是义气。」
  「反正我看不是那么回事,女人呐,最难说了。」田若华想了一会说道。
  「好了,不说她了,我先回去了。」元野说完亲了一下田若华。

  「嗯。」田若华温顺的点头。

  出了门,元野蹬上自行车往回走,到了小区那条街,看到王芳的诊所关着门,心里咯噔一下子,不知道王芳是在里面,还是回了家。如果回了家,那干妈是不是已经知道了。

  他内心忐忑的回到家,打开房门,只见杨柳正坐在沙发上,一边吃着零食,一边玩着他的笔记本电脑。

  「回来啦。」杨柳看了他一眼,随口说道,就那么自然,好像在自己家一样。
  「嗯。」元野说道,看了一下房间,昨晚喝完酒之后乱七八糟的房间,已经收拾干净了。

  「你收拾的?」他问道。

  「嗯,还有你的大宝贝。」杨柳盯着电脑屏幕说道。

  元野点点头,无力的坐下,颓废的靠着沙发,眼神涣散。过了一会,他看向杨柳,只见她还是那副什么都不在乎,无所谓的样子,盯着电脑,在……在网购!
  他无奈的伸手摸向她的头发,轻轻抚摸着。

  「干嘛。」杨柳看了他一眼问道。

  「真羡慕你。」元野说。

  「羡慕我?什么?」杨柳有些奇怪。

  「这么天真,无邪,无忧无虑,没心没肺。天塌下来当被子盖,地陷下去就当棺材睡。」元野诚恳的说道。

  「操,你他妈这是夸我还是骂我。」杨柳的脾气,就是这么点火就着。
  元野没在意她的语气,叹了一口气,搂抱着她的腰,埋头在她的小腹间,摇摇头,磨蹭了一下她平坦的小腹。

  杨柳也不是真生气,她说话就是这个样子,语气很冲。看元野这个样子,她反倒没脾气了,抚摸着他头发,「有什么大不了的,不就肏了两个女人嘛,肏了就肏了呗,能有什么责任,又不是强奸,我都不知道你在乱想些什么,愁眉苦脸的。」

  元野叹了一口气,没有说话,就那么躺在她的腿上,伸手捏捏着她的挺翘的胸,感觉心好累。

  「叮铃铃」元野慢吞吞的掏出手机看看,一下子坐了起来,干妈!

  哦,果然找来了,这可怎么办。

  「喂,小元,下班了吗?」

  电话里传来王淑媛的声音,没有想象中的愤怒,责骂,让元野有些庆幸,不会干姐没跟她说吧,怎么可能呢,那干妈打这个电话干嘛。

  「嗯,干妈,我下班了,在,在家呢。」元野小心的说道。

  「哦,那行,干妈快到你那了,晚上没什么事吧,陪干妈吃个饭。」王淑媛的语气还是一如往常,没什么改变。

  「嗯,好,好。」元野点着头答应着。

  「好,那我在小区门口等你。」

  「好,我这就下去。」

  挂了电话,元野有些焦虑,不可避免,果然来了。他不知道一会干妈会怎么跟他谈话,到底该怎么处理。

  唉,算了,既来之则安之,看着办吧。

  「你干妈找你?」杨柳问道。

  「嗯。」元野点头。

  「瞧你刚才那样,又不是当面说话,还点头哈腰的,跟个奴才似的。」杨柳鄙视的说道。

  「我在你们面前,就是奴才。」元野没心情跟她斗嘴,随口说了一句,站起身去卧室换衣服。

  换好衣服,看杨柳还在玩电脑,元野说道,「我出去了,你……你自己随便吧,我走了。」

  元野也不知道该跟杨柳说什么,反正她也不会跟自己客气,再说她这么大人了,也不用自己嘱咐什么。

  杨柳根本没搭理他,依然盯着电脑,聚精会神。

  出了门,元野走到小区门口,正低着头胡思乱想呢,忽然听到「滴滴」的汽车喇叭声。

  他抬头一看,干妈的宝马X6正停在路边,车窗落下,正对着他招手,示意他上车。

  「干妈。」元野上了车,讨好的笑着,打着招呼。

  「想吃什么,干妈带你去。」王淑媛大气的说着,神色没什么异常。

  「我也不知道,干妈,你看着吧。」元野乖巧的说。

  「行,那干妈带你去个地方。」王淑媛一边开车,一边笑着说道。

  「嗯。」元野点头,他心里是有点忐忑,想说点别的调节一下气氛,可又感觉不合适,就那么尴尬的坐着。

  王淑媛开着车,眼带笑意的用余光看了元野一眼,有种尘埃落定的满足感。
  她想到今天上午的情景……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「妈,昨天晚上,我跟小元……睡觉了。」王芳神色有些萎靡的沙发上说道。
  「什么,你跟小元已经……」刚起床的王淑媛精神不振的坐在沙发上,听了王芳的话,顿时一阵惊喜。

  王芳无力的点点头,她今天早上一醒,同样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。看着眼前几个女人赤身裸体睡觉的样子,自己被扯烂的塑性内衣,她的脑袋空白了好长一段时间。

  她隐约想起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,自己跟小元,还有她们一起……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,本来跟小元发生关系,是一件令自己开心的事,可是就这么突然发生了,还有一起的这几个人,她却实在开心不起来。

  直到下体传来的隐隐的刺痛,才让她回过神来,她不知道怎么办,只好逃避。匆忙的起身,穿好衣服。然后看到了元野留下的字条。

  她还是有些开心的,她知道既然发生了这种事,元野一定会给自己一个交代,可是昨天一起的,还有程玥啊。

  她怀着复杂的心情,回到了诊所,左思右想,都不知道该怎么办。她想跟元野说,自己想嫁给他,刚好以这次的事为借口,牵绊住他。

  可是,万一元野不愿意怎么办,而且,程玥那里怎么办,还有田若华和杨柳,虽说她们是炮友,可以后呢,他们能一刀两断吗?

  她不知道,只好回了家,寻求妈妈的帮助。

  「那你怎么还一副不高兴的样子。」王淑媛疑惑的问道。

  「哎呀……」王芳苦恼,抓狂的叫了一声,「要是只有我们就好了,昨天还有……还有……」

  王芳叹了一口气,把昨天的事跟王淑媛说了一遍,烦躁的说,「妈,你说该怎么办。」

  「这样啊……」王淑媛听完,也感觉有些难办,她从抽屉里拿出一盒烟,抽出一根,点上,沉思起来。

  她现在不怎么抽烟了,可一到动脑子的时候,还是会不自觉的点上一根。
  「你说,昨天你们四个跟小元一起……」王淑媛边想边慢慢的说。

  「我们都喝醉了,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就……就那样了……」王芳苦着脸说道。

  「那不重要,你说,还有程玥,她刚离婚,三十多岁,还有一个四岁的女儿……」王淑媛没理会她,接着喃喃自语。

  「嗯,对。」王芳点点头。

  「如果我是小元,我是选她呢,还是选你呢。」王淑媛眼睛逐渐清明,笑了起来,对着王芳问道,「你说呢?」

  王芳摇摇头。

  王淑媛笑着说,「这很容易选,关键是小元会怎么对待程玥,唉,他那个性子,也好也不好,这个你先不用担心,很快就有答案了。」

  「现在,主要是小元怎么想,他愿不愿意娶你?」王淑媛接着说。

  「不止这个,还有田若华和杨柳,虽然小元说她们都是炮友,可我看,她们可不是……」王芳接口道。

  「那些不是问题,女儿,我问你,如果他愿意娶你,可他外面有女人,你愿意嫁吗?」王淑媛问道。

  「我……」王芳有些为难,她当然不愿意啦,谁愿意跟别人分享自己的男人,可昨天晚上,她们几个人却一起跟元野……万一元野不愿意娶她,那……

  「女儿啊,小元这人,你也了解,他不是还留了字条嘛,更看的出来,他不是那种不负责任的人。这是好事,也是坏事。」王淑媛说道。

  「好事是,他会对你负责,坏事是,如果程玥那边也有这个要求,他也会负责。」

  「女儿啊,说实话,你的外形条件跟程玥没法比,咱们家的条件呢,对小元来说,只能锦上添花,却不是雪中送炭。这时候,看的就是女人的大度了。如果你不计较他跟别的女人有过关系,他还能说什么呢。男人嘛,外面的女人都是玩玩,只有家里的才是宝贝。」王淑媛苦口婆心的说道。

  王芳沉默不语,她也在想着。

  「女儿啊,说实话,如果当初你爸爸要在外面养个女人,妈妈也没什么,只要他不带回家来,不在外面有孩子,妈妈也不计较,男人嘛,都一个德行,哪有不偷腥的,只要他的心在家里就好,可惜啊……他的心已经不在了……」说道这里,王淑媛有些感慨。

  「妈妈……」王芳叫了一声,她没想到妈妈当初一直是这种想法,她还有些做不到。

  「女儿,慢慢你就会了解了。」王淑媛说道,叹了一口气。「小元这孩子,他不一样,跟你爸爸不一样,他没那么多情。跟你们留的字条,写的也只是责任,对于那个小姑娘伊雪,他也是良心道德上过不去,并没有多少感情。」

  「既然这样,你是不是担心,他对你也没有多少感情?不一样,如果你们有了名分,他对你跟对别人就不一样,肯定你是排第一位的。忘了上次妈妈跟你分析的小元的为人?当然,他外面也不会有太多女人,说到底,如果你们能早点发生这种事,也就没现在这么多麻烦了。」说到这里,王淑媛叹了一口气。

  王芳想了一下,她当然知道元野的为人了,可是哪个女人不想自己的丈夫只宠着自己,就算不是太喜欢自己,可也好过外面有别的女人啊。就是他们认识的太晚了,如果他们能早一点,元野也不会交那几个炮友了。

  打炮,打炮,你就知道打炮,人家不能满足你嘛,真是,人家也很想啊。王芳心里埋怨着。

  「女儿,你喜欢他吗,想不想嫁给他?」王淑媛见她还是犹豫不定,直接问道。

  王芳微蹙秀眉,点点头,「喜欢,当然喜欢。」

  「你说,是抓住一个男人的心重要,还是要把他的全部抓在手里重要?人,不能贪心。」王淑媛接着说。

  王芳犹豫了一下,最终还是点点头,没办法,她喜欢元野,况且,她早就知道他炮友的事了。

  「那好,妈妈去跟他说,你放心,等着好消息吧。」王淑媛笑着说道。
  「嗯。」王芳点点头,她现在是不好意思见元野,也不好意思跟他说,自己可以让他有别的女人。

  虽然她心里有些同意了,可让她说出来,还是很为难,毕竟她把他当成以后的丈夫。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王淑媛开着车,来到一家私人会所,除了环境清幽,隐蔽,高端大气之外,这里的私房菜也是一绝。

  并且这里只招待会员,不招待散户,当然想要入会员,那一次性交纳的会费,就能吓退很多人。

  下了车,王淑媛自然的挽着元野的胳膊往里走,迎面有一位大堂经理走了过来,穿着正装,显露出凹凸有致的身材,长相甜美,妆容精致,盘着头发,透露出精明干练。

  她带着热情又不谄媚的职业化笑容,打着招呼,「王总,今天这么早,您可是好久没来啦,今天就两位?」

  「呵呵,小唐啊,今天就我们两个,给你介绍一下,这是我儿子。」王淑媛应该是这里的常客,熟悉的说道。

  「令公子真是一表人才,风度翩翩啊。」小唐打量了元野一眼,记住了他的容貌,这是她们最基本的职业素养。

  同时她也很惊讶,她没想到王淑媛这个样子,竟然能生出这么帅气的儿子。
  元野客气的笑着点点头,从看到那古朴的大门开始,他就开始惊讶了……每一次跟王淑媛出来,他都感觉自己是个土包子。

  「王总,您今天想去哪个别苑,还是老地方?」小唐问道。

  「嗯,还是那里吧。」王淑媛随意的说道。

  「那好,您这边请。」小唐说着在前边引路。

  元野跟在后面,他以为还像上次吃饭一样,会带他们去一个包间。可走出大堂才发现,后面竟然是一片苏州园林似的建筑,小桥流水,九曲回廊,绿树成荫。
  转来转去,元野都分不清东西南北了,小唐带着他们走到一个白墙绿瓦的院落,圆形的小门,门匾上写着三个大字「桃花源」。

  走进院落,只见满院都是一人多高的低矮桃树,粉色的桃花挂满枝头,一条小溪涓涓流过,上面一座石桥连着左侧的一栋木楼,雕梁画栋,古朴非凡。
  我去,假的吧,元野边走边想,这个季节怎么可能会有桃花,不过这做的可真是精致,就这环境,古装电视剧上才见到过。

  进了小楼,里面是魏晋时的装修格局,中间是大厅,左右两侧还各有一间,元野不知道里面是干什么的。

  地面铺着深色的实木地板,擦的明光锃亮,大厅正对面的墙上,是一副行楷《桃花源记》,下面是榻榻米,然后是一张巨大的矮桌。

  看来吃饭的桌子,还是按照现在的习惯,要是按照魏晋的风俗,就应该是两张桌子,分而食之了。

  小唐搬过一张矮椅,请王淑媛坐下,元野自己坐在了另一边。

  「王总,您先稍坐一下,服务员马上就过来。」小唐笑着说。

  「没事,不着急。」王淑媛随口说道。

  小唐退出去之后,元野才说,「干妈,就我们两个,没……没必要弄这么大排场吧。」

  「没事,这环境不错,清净,饭菜也不错,今天干妈带你尝尝正宗的粤菜。」王淑媛无所谓的说道。

  元野心里却更加不安了,如果是平时,他还能有心情欣赏一下这里的环境,品尝一下美食。可今天……干妈带自己来这么高端大气的地方,要说没事,那傻子都不相信啊

  一会两个穿着旗袍的服务员走了进来,一个端着茶具,给两人倒上茶,另一个拿着平板电脑,让客人点菜。

  王淑媛一边用手指划着电脑点菜,一边问元野喜欢不喜欢,他哪里知道好不好,让王淑媛看着点。

  点完之后,两个服务员就站在一边,躬身而立,像古代的侍女般伺候着。
  元野越来越不自在,他有心直接开口承认错误,然后看干妈打算怎么办,可看现在这个样子,也不好问了,只好干巴的喝起了茶。

  没一会,菜就上来了,元野一样都没见过,但看的出每一样都很精致,不管是摆盘,色泽,还是上面放着的雕花,简直就是艺术品。

  服务小姐把红酒打开,给两人倒上,王淑媛就让她们出去了。

  「儿子,我们干一杯。」王淑媛举起酒杯笑着说道。

  「嗯,好。」元野陪着笑说道。

  两人一饮而尽,王淑媛热情的给他夹着菜,元野给她倒上酒,这种情况他吃也吃不下去,于是咬咬牙,直接说道,「干妈,那个……您都知道了吧,昨天……我跟干姐……」

  「一会再说,先尝尝这菜,看看怎么样,合不合你胃口。」王淑媛没接口,仿佛毫不在意一样,还是劝他吃菜。

  元野怎么吃的下去,他拿起杯子,再一次一饮而尽,「干妈,我知道是我不对,对干姐做出那样的事,我对不起您,您怎么骂我都好,您说让我怎么办,只要我能做到,一定不会推辞。」

  王淑媛微笑的看着他,叹了一口气,放下了筷子。她拿起酒杯,摇了摇里面的红酒,慢慢的说,「小元啊,昨天你们都喝醉了,这事也怪不得你。」

  「不,虽然我们喝多了,可毕竟……毕竟是做出了……我不知道该怎么办,如果干妈要我负责,我……不会推辞。」元野说道,他是真不知道该怎么办,可这个场合,不这么说又怎么说呢。

  王淑媛还是微笑着,她就知道以元野的性子,肯定会忍不住先跟她承认错误,她什么都不用说,就让元野自己说出了负责的话。如果一开始自己就让他负责,他会答应,可他心里一定不会舒服,这就是欲擒故纵。

  就这么简单吗?当然不会,即使他自己说出来了,也不见得就是真心的,他现在不想发展什么感情,怎么可能会结婚呢,如果硬要结婚,那受苦的还是王芳。
  她就是要示之以好,示之以诚,彰显自己的大度,越大度,元野就越愧疚,然后心甘情愿的做自己的女婿。

  「傻孩子,没你想的那么严重,看把你吓的,我就知道你这个性子。所以今天干妈听说了之后,就赶紧来找你,就怕你钻了牛角尖。」王淑媛关切的说道,不似作假,她确实很了解元野的性子。

  「干妈……」元野有些感动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  「来,陪干妈喝一杯。」王淑媛举起杯子说道。

  元野赶紧举起杯子,又是一饮而尽,然后给她倒上酒。

  「干妈今天选了这么一个清净的地方,就是想跟你说说话,开导一下你,没别的意思,你别那么紧张。看看这的景色怎么样?」王淑媛柔声说着,看向外面。
  元野抬头,向外看去,夜色已经黑了下来,柔和的灯光照耀在遍布桃花的树上,美丽而清幽,加上小溪涓涓的流水声,一片宁静安逸的景象,再配上这座古朴典雅的小楼,和不知从何处传来的轻柔音乐,如诗如画,让人仿佛置身于传说中桃花源……可元野想到的,却是电视剧《射雕英雄传》中的桃花岛……

  自己有个小岛,要好的多吧。

  「很漂亮。」元野轻声说道,心仿佛也安静了下来。

  「这么漂亮的景色,怎么能没酒呢,来,干杯。」王淑媛说道。

  「干杯。」元野拿起杯子,这一次,是细细的品着。

  「小元啊,当初,干妈一看见你就很喜欢,很开心……你就像我的亲生儿子一样,亲切,投缘……」王淑媛以景入情,开始游说了。

  「这都是缘分……说不清,道不明。或许上辈子,你真是我的孩子呢。呵呵,干妈不知道,可是干妈喜欢你……干妈不怪你,你当干妈看不出来,你干姐其实早就喜欢你了……当然,也是没办法,小芳随我,太胖了,没人能看的上她,她也很自卑,不敢对你吐露出自己的心意。」

  「干妈,我……」元野开口,却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  王淑媛摇摇头,喝了一口红酒,接着说道,「昨天你们都喝多了,这事不能怪你,你干姐也是自愿的。她也知道,如果不是喝多了,你是不可能跟她那样的。她很清楚,你们是不可能的,她配不上你,你也不要多想了,这事就这么过去吧……」

  元野沉默了,或许让事情就这么过去,是他最希望的结果,可是他怎么能这么做。

  干妈一直对自己不错,关爱有加,干姐对自己更是没的说,现在知道人家其实一直喜欢自己,并且把处女之身都给了自己,自己真能做的到,让事情就这么过去吗?那以后还怎么见面?自己心里会一直愧疚吧。

  要说配不配的上,自己就是一个穷学生,家庭条件也一般。可王芳模样长的还是不错的,就是身材胖了一点,而家庭条件,更是自己没法比的。要说谁配不上谁,自己是没有这个资格说的,他也不是以貌取人的人。

  她跟程玥还不一样,如果是程玥跟自己这么说,他或许就顺水推舟的答应了。因为程玥毕竟是个成熟的女人,她也不会因为一次性爱,就把自己托付给别人。
  王芳毕竟是个年轻的女孩子,她又那么喜欢自己,干妈一家还对自己这么好,他不可能像对待普通人那样去对待她。

  「干妈,要说配不上的人,应该是我,我现在这个样子,要什么没什么,哪有资格去嫌弃别人。」元野慢慢的说道。

  「可你还年轻,你有能力,以你的潜力,你以后的前途不可限量。」王淑媛安慰道。

  「那是以后的事,谁说的准呢。」元野摇摇头,喝了一杯酒,「干妈对我关爱有加,干姐也对我推心置腹,发生这种事,如果是别人,我可以当做一夜风流,可是对干姐,我怎么能就当做没发生呢。但是,我想负责,可我凭什么呢,就凭我现在的样子。」

  元野苦笑一声,又喝了一杯酒。

  王淑媛心里可是一阵窃喜,她就知道她这么说的话,元野一定不会当做就这么算了的。

  「小元,你可别这么说,如果你真能跟小芳成了一对,那我可是高兴都来不及呢,小芳也会很高兴的。可我不敢做这个奢望,你那么优秀,小芳她怎么配的上你。」

  元野摇摇头,「干妈,你可千万别这么说。」

  「小元,如果,你也喜欢小芳,我很高兴,真的很高兴。从认你当干儿子那天起,我就想如果你能成我的女婿多好。这样,即是干儿,又是女婿,咱们一家一直在一起……多好……」王淑媛知道过犹不及,她也慢慢透露出自己的意思,说到最后,她有些哽咽了,眼睛泛起了泪光,并不是全部作假,这是她的心愿啊。
  「干妈……」元野握住了她的手,「我知道干妈对我好,如果干妈同意,我没意见。」

  「同意,同意,你这孩子,干妈哪里会不同意……」王淑媛眼泪真的流了下来,连忙点头答应着。终成所愿,她心里开心极了。

  「干妈,我还有一些事,想跟您说清楚。」元野想了想说道。

  「你说,干妈听着呢。」王淑媛擦了一下眼泪,高兴的说道。

  「不知道干姐有没有跟您说,昨天晚上,我们是四个人……」元野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。

  「嗨,你说这个啊,小芳都跟我说了,没什么大不了的,男人嘛,偶尔放纵一次也没什么。对了,你跟那个程玥……」王淑媛无所谓的说道,说到程玥,她问了一下。

  「我还没跟她谈,我也不知道她有什么打算,不过我猜,她不会为难我的……」元野说道。

  王淑媛点点头,她也是这么想的。不过人家毕竟没说,谁知道呢,「那你最好还是去跟她谈谈吧,别伤害了人家,有什么事就跟干妈说。」

  元野点点头,忽然想到刚才干妈只问了程玥,他犹豫的问道,「干妈,你是不是知道我跟田若华还有杨柳……」

  「呵呵,你呀,干妈就不说你了。今天小芳回来,只说了她担心程玥会不会找你的麻烦,根本就没有提她们两个,干妈还能想不出来有问题?」王淑媛没有说出她早就知道的事实,毕竟当初女儿跟他说了要保密。

  「嘿嘿。」元野尴尬的笑了一声。

  「不好意思啦,谁让我儿子这么优秀呢,没什么不好意思的,再说,不就打个炮嘛,你这么大小伙子还能没点需求,干妈理解。」王淑媛根本没把那些事放在心上。

  「干妈……」元野不好意思的叫了一声,跟她谈起这个话题,他还是有点不好意思,毕竟刚答应了要对王芳负责,接着就说起了自己的炮友。

  「呵呵,没事,干妈不怪你,不过有一件事干妈要说在前面,以后你可以找她们打炮,可不能领回家去,也不能在外面有孩子,别的干妈不管。你要对小芳好,小芳这孩子,从小性格就内向,什么都不会说,唉……」王淑媛说道。
  元野没想到干妈对自己这么宽容,着实让他吃惊,「干妈,我……」

  王淑媛摆摆手,「谁让你还是我儿子呢,女人嘛,外面有几个没关系,可要照顾好家里,可千万别跟小芳他爸一样,否则,干妈可不饶你。」

  「干妈,你放心,既然我决定要对干姐负责,就绝不会辜负她。」元野说道。
  「干妈相信你。」王淑媛笑着说道。

  事情说开了,王淑媛终于解决了心头的大事,心情一片大好,不断的给元野夹菜,劝酒。

  元野心情也轻松起来,开始大快朵颐,两人一边欣赏着美景,一边谈笑,喝酒。

  两瓶红酒喝完,王淑媛就有些高了,她按下一边的通话器,让再送一瓶酒过来。

  「干妈,喝的太多了吧。」元野也有些迷糊了,他知道红酒的后劲足,再喝下去,恐怕自己就走不动了。

  「没事,今天高兴嘛。干儿成了女婿,干妈高兴。」王淑媛乐呵呵的说着。
  「干妈高兴就好。」元野只好舍命陪君子了。

  「小元,你跟田若华……」王淑媛眼神飘忽的看着他,问出了自己一直想问的话,「她可是如狼似虎的年纪,你受的了嘛。」

  「干妈……」元野撒娇的叫道,干妈问自己这么私人的话题,感觉挺不好意思的。

  「呵呵,不好意思啦,有什么好害羞的,跟干妈说说,要是累坏了我儿子,那心疼的可是我。」王淑媛假装关切,实则好奇的问道,她可是真羡慕田若华,可以跟元野正大光明的打炮。

  元野喝的有些迷糊了,也不甚在意,当然了,男人嘛,对这事还是蛮自豪的,「怎么可能累坏了,不要说她一个,昨天晚上,她们四个还不是让我给干趴下了。」
  「是吗?」王淑媛惊喜的说道,不自觉夹紧了双腿。

  她可是有一阵子没有过性生活了,上次网上约炮,也有一段时间了,并且她也只是心里感觉刺激,身体并没有多么满足。

  她想到田若华虽然比自己小一点,可毕竟也是如狼似虎的年纪。那大奶子,大屁股蛋子,还有那身高,像个大洋马一样,元野能满足了她,那方面得多厉害啊。

  从知道元野跟田若华有一腿开始,她就有点打元野的主意,可毕竟主要目的还是为了成全女儿,所以她对这件事,并没有多么上心。

  可现在,元野跟女儿已经板上钉丁了,她又开始萌发了这个心思。所以她劝解女儿不要在意元野有别的女人,也有自己的这一份小心思在内。

  「嘿嘿,干妈不要担心我啦,我没事的。」元野有些自得的说道。

  「那就好,干妈还怕你以后应付那么多女人,应付不过来呢。」王淑媛说着,她虽然喝的有些高了,可毕竟还是不敢说的太露骨。

  「哎呦。」王淑媛心不在焉的乱想着,加上脑子有些晕,一不小心撞到了酒杯,洒了一身。

  「干妈,你没事吧。」元野问道,走过去拿起酒杯,抽了几张餐巾纸帮她擦着衣服上的酒液。

  「没事,没事。」王淑媛不在意的说着,任他帮自己擦着衣服。她已经有些情欲涌动了,元野划过胸脯和小腹的地方,有一丝酥麻,她感觉自己的肉屄流出了淫水,打湿了内裤。

  「干妈,还是少喝一点吧,你有点喝多了。」元野擦完,坐在她旁边的地上说道。

  「没事,今天高兴嘛。」王淑媛带着一些醉意,语气也更加柔媚了。

  服务员送来了酒,帮他们打开,王淑媛就让她出去了。

  她借着干妈的名义,和元野搂在一起,一会让他靠在自己的胸前,自己假装不在意的用大奶子摩擦着他。一会自己靠在他的怀里,感受着年轻男人那壮硕的身躯,和迷人的气息。

  两人一杯一杯的喝着,不一会一瓶酒就见底了。

  「干妈,这是最后一杯了,喝完我们就走吧。」元野感觉自己要是再多喝一点,恐怕就要倒下了。

  「嗯,好,喝完这一杯,咱们就回去。」王淑媛和元野,脸贴脸的靠在一起,带着醉意说道,她确实有点喝多了。

  两人碰杯,一饮而尽。

  元野摇摇头,尽力保持清醒,扶着王淑媛走出去,王淑媛就那么靠在元野怀里,也不知道是醉了,还是故意想让他搂着自己。

  会所给安排了司机代驾,把他们送回了家。元野扶着王淑媛走进别墅客厅的时候,王芳正坐在沙发上,心不在焉的看着电视,她不知道妈妈谈的怎么样了,心情有些焦急,忐忑。

  猛然间看到元野扶着妈妈进来,她一下子站起身,像一只受惊的小鹿,有些惊慌失措。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元野,不知道他愿意不愿意……两只小手紧张的搅在一起。

  元野也有些尴尬的看了王芳一眼,不知道该怎么开口。

  王淑媛收回自己的小心思,笑呵呵的看着他们两人,越看越高兴,「好啦,你们谈谈,妈先上楼去休息了。」

  说着,王淑媛对王芳眨眨眼,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,然后就扭着身子上楼了。

  王芳看到妈妈的眼神,心情有些激动,她知道这意味着什么,自己和元野终于可以……她有些害羞的看了元野一眼。

  「干姐……」元野首先打破了尴尬的气氛,叫了一声。

  「嗯。」王芳低着头,轻若无声的应着。

  元野看着王芳,既然决定了,那就不要扭扭捏捏了,他上前一步,轻轻握住了她的双手,王芳身子颤抖了一下。

  「干姐,干妈都跟我说了,我……我知道你对我好,我们也已经……那样了,我不能让这事就当没发生一样……你……愿意做我女朋友吗?」元野直接说道。
  王芳终于听到了这句话,守得云开见月明。激动,幸福,甜蜜包裹着自己的心,她有些不敢相信,仿佛这是一场梦一样,可是眼前他的手正握着自己,提醒自己这不是梦。

  泪水布满了她的双眼,她哽咽的说不出话,只是用力的点着头,身子不由自主的颤抖着。

  元野抱住了她肉肉的身子,仿佛能体会她的心情,慢慢的用力,抱紧了她。
  王芳也紧紧抱着他,终于小声的哭了出来,她说不清自己是什么心情,有幸福,甜蜜,委屈,心酸,她就是想哭,控制不了。

  元野轻拍着她的背,安抚着她,待她心情慢慢的平复,「好啦,不要哭啦,知道你受了委屈。」

  王芳在他怀里摇摇头,哭过之后,她只感觉幸福,从未有过的安心。

  元野松开她,看着她哭红的眼睛,慢慢的吻了上去。

  王芳有些害羞的看着他,闭上了眼睛,感受到他呼出的热气,然后嘴唇一阵湿热,她贪婪的张开了小嘴,迎接他的舌头进入,纠缠在一起,吸吮着他的唾液,仿佛要和他融为一体……

  楼底角落处的王淑媛看到这一幕,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,又叹了一口气,然后轻轻的,轻轻的,走了上去……

  两人吻了好一阵,才慢慢的分开,眼神中透露出火热,男女之间的感情进展就是这么神速,这么一会功夫,王芳就感觉自己跟他的心,贴的更近了,她又不由自主的投入了他的怀抱,让她迷恋,感觉温暖的怀抱。

  元野抚摸着她的头发说道,「干姐,我……」

  「还叫人家干姐。」王芳在他怀里带着羞涩的说道。

  「小……小芳。」元野试着叫了一声。

  王芳笑着抱紧了他,感觉好幸福。

  「小芳,我一会要回去。」元野说道,「程玥那里……我也要跟她去谈谈。」
  王芳松开他,看着他的眼睛,点点头,温柔的说,「我送你回去。」

  「不用,我打个车就好了,你好好休息,毕竟昨天才刚……」

  「没事,就让我送你嘛,再说,人家都休息一天了,早好了……」王芳有些脸红,小声的说道。既然两人已经确定了关系,而且还做爱了,她怎么舍得跟元野分开。

  元野看她的样子,是怎么也拒绝不了了,只好答应。

  王芳见他答应了,高兴的亲了他一口,然后上楼跟妈妈说了一声,两人就出了门,上了她的奥迪Q5。

  元野坐上车,心里却有点别扭,不是他大男子主义,可这个情况,女的有钱,有车,还住着别墅,他确实有点小白脸的样子了。

  王芳可根本没想那么多,一路上一直握着他的手,一直笑着,跟他说话。
  快到小区的时候,元野想起来,杨柳不知道是不是还在他家,如果还在,那……他看了一眼王芳。

  「怎么了?」王芳笑着问道。

  「呃……我出门的时候,杨柳……还在我家,不知道她……走没走。」元野尴尬的说道。

  「哦……」王芳点点头,小嘴有些翘了起来,「那我在诊所等你好啦。」
  「对不起啊。」元野握住了她的小手说道。

  「算啦,谁让她们早就是你的炮友呢?以后,我也不管你会不会跟她们打炮,不过,你要一直爱我。还有,今晚,今晚你要……要陪人家。」王芳最后一句带着羞涩,小声的说道。

  关于元野炮友的事,她也想了好久,现在马上让他断了,她也不知道元野会不会听自己的。

  同时又想起妈妈说的话,要大度,反正只是炮友嘛。所以她决定,堵不如疏,自己先不管他,然后让他多跟自己打炮,嘿嘿,以后……以后他要是还有力气去找别人打炮,那就以后再说吧。

  元野是真有些感动,不知道说什么好,毕竟谁愿意跟别人一起分享爱人呢,他握住了王芳的小手。

  「嘿嘿。」王芳感觉到他的柔情,对他笑了一下,更加感觉自己这么做是对的。

  到了小区门口,元野亲了她一口,才下了车。王芳看着他进了小区,才打开诊所的门,她在诊所二楼也有卧室。

  元野先回了家,家里黑着,打开灯看了一下,没人,嗯?杨柳走了吗?看了下卧室,确实没人,那就是走了,他也没在意。

  拿出手机,给田若华打了个电话,「喂,大宝贝,你回来了吗?」

  「还没呢,杨柳刚来了一趟我这,说你被你干妈叫去了,你回去了吗?」田若华问道。

  「嗯,回来了。你们在一起吗?」元野问道。

  「没有,她回家了,路过我这,就说了一句,情况怎么样。」

  「嗯……王芳是我女朋友了。」元野慢慢的说道。

  「哦。」田若华语气低落的应了一声。

  一阵沉默,元野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,只好转移话题,「今天很忙吗,还没回来。」

  「还好,回去也没事,就在这里多待一会……想我啦,嘿嘿。」田若华调整了一下情绪,调笑的问道。她知道他们之间是不可能的,可听到他说有了女朋友,她还是感觉有些难过,悲伤。

  「对啊,想你了。」元野也说道,他也知道不应该再这样,毕竟自己有了女朋友,可他还是鬼使神差的跟她调笑,暧昧。自己心里还是喜欢田若华的吧,再说,王芳不是也不管嘛。元野给自己找着理由。

  「嘻嘻。」田若华笑了起来,听到元野这么说,她是真有些开心,「不怕王芳不高兴?」

  「她说啦,不介意我跟你们一起。」

  「啊,这么好。」田若华有些惊讶,她没想到王芳竟然能做到这一步,想了想,也有些明白了。「她可是真喜欢你。」

  「我明白。」元野语气凝重的说。

  「好啦,还是问程玥的事吗?」田若华问道。

  「不是,回来了想见见你,不知道你回来没有,就跟你打个电话……我要去找程玥谈谈了。」元野说道。

  田若华一阵感动,虽然他说他们之间只是炮友,可她感觉的到,他也是喜欢自己的,不止是喜欢,还有依恋,信任,这个让自己爱的无法自拔的小男人,自己所有付出的爱都是值得的。

  「那你去吧,放心,不会有事的。」田若华温柔的说道。

  「好,拜拜。」

  「拜拜。」

  元野挂了电话,点上一根烟,闭着眼睛,让自己的心沉寂下来。

  自己也并不是一个好人,并不是一个多么高尚,多么纯粹,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。

  自己也会放纵,也会迷失,也会一步一步的走向深渊,变成自己曾经厌恶的那种人。

  对于伊雪,对于王芳,对于田若华,还有一会将要面对的程玥,自己心中始终存着侥幸,自认为是对她们好,没有伤害她们,可结果呢,真是这样吗?
  自己一点一点的放松对自己的要求,终有一天,自己会变的跟以前的自己完全不一样,还会美曰其名:成熟了。

  千里之堤,溃于蚁穴。

  虽然元野不想承认,可事实就是这样。既然如此,那又何必再想那么多呢。
  既不能流芳百世,也自该遗臭万年,能成此二者,皆为人才。

  元野自问,哪一样,他都做不到,他也不想做到,他就是一个庸庸碌碌的凡人……

  元野摇摇头,驱散了脑中无聊的念头,站起身,向门外走去……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16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